【周末不谈表】同样是帽子,十八元与十八万的有什么区别?

  • 作者: 2019-09-07
  • 评论0
对于想花一万块及以上买草帽的朋友,我想说……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image.png豆子

男装行业工作者,先后服务过数家国内知名男装企业。编译、撰写了有关男装及面料历史、着装规制、服装搭配等各类男装文章40余万字。



判断巴拿马草帽质量的标准


- 编织的密度 -

 

编织的密度是判断巴拿马草帽优劣最直白和最容易的标准了。


现行巴拿马草帽的密度测算标准,是以1英寸(约2.54cm)单位长度上,纵向和纬向通过的叶片行数来判定,行数越多、编织越密,帽子的价格越高。

所谓编织的越密,是指单根叶片更薄、更窄,编织的时间越长。一个简单的计算方式:当叶片的宽度减少一半(细两倍),编织同样大小的帽子耗时需要翻4倍。

细两倍是什么感觉,找个图对比一下:


640.jpeg


图上右边编织密度是左边的两倍,编织同样大小的一顶帽子,耗时是左边的四倍。

通过参照物来判断,对比感受会更强烈。我手上的一顶巴拿马草帽横向行数23,纵向行数22,跟一元硬币放在一起对比看,


640-1.jpeg


而上一张图,左边粗的那一半,横向行数28,纵向行数27,比我手上这个还要密,更别说旁边那一半横向行数56,纵向行数54了。


- 编织的均匀度 -


均匀度是指,整顶草帽使用的叶片宽度、厚度是否一致,叶片之间排列紧密程度是否一致,帽体是否光滑平整没有草结,帽壁厚度是否一致。

比起PK密度来,均匀度的判断标准就相当费眼神儿了,还要依靠更多的经验。使用越窄的叶子,换言之,使用更高密度的编织工艺,均匀度越是难控制。这个简单的道理,我相信大家都明白。

 

- 叶片颜色 -

 

优质巴拿马草帽不会特别白,而是更趋近于一种象牙白至淡黄之间的颜色。


640-2.jpeg


那种卡白的颜色,往往是使用过氧化物粗暴漂白之后的产物,这种工艺对叶子伤害非常大,影响草帽的使用寿命。而硫磺熏蒸法要温和的多,漂白效果不会那么明显。

一顶巴拿马草帽需要用到大量的叶片,叶片的颜色是否趋于一致,同样是影响品质和价格的因素。

 

- 塑形工艺 -


塑形工艺分两种:机器塑形和手工塑形

机器塑形将帽子置于金属模具上,在高温高压下压制数秒后,即塑形完毕,然后再将某种透明胶状物刷在帽体表面,使其形状更稳定。


640-3.jpeg


市面上绝大部分都采用机器塑形的方式,无他,速度快。

而手工塑形则要费时费力的多:用高温蒸汽将帽体蒸软之后,套在木质模具上,以手工控制模具施压的方式将帽体塑形,再经过冷却、干燥,一套流程下来,至少需要48个小时。


巴拿马草帽,我想说的话

 

- 关于帽子 -


前文讲了这么多关于判定草帽质量的标准,每一条都对价格有着深远的影响。其中最影响价格的当属编织密度了。我们能从各种文献资料里找寻到关于巴拿马草帽编织密度的标准,可是任何一个标准都不会告诉你对应的市场价格。正是因为价格的不透明,或者说无章可循,我也只能通过自己的购买经历,讲一讲感受。


前文展示的那顶横向行数23,纵向行数22的巴拿马草帽购自于英国老牌帽商 Lock & Co,


640-4.jpeg


以现在的汇率看,一万块。


两年前购置这顶帽子的时候,老实说,我对帽子是否值这个钱,没有概念,因为缺少横向参照物。只是好奇心使然,想看看一顶“过得去”的巴拿马草帽是什么样子。

作为老牌帽商,作为他家网站上最贵的一顶,我想这个出品应该算过得去罢。到手之后,其实也没多大感觉,直到看了更多品牌同类价格的产品,感觉有点过不去。我先后比对了 Borsalino、Tesi 在同样价位的产品,再综合我手上这顶帽子的表现,比较之后有了判断:

 

1.    Lock & Co 的帽子是三顶里最厚最硬的,Borsalino 和 Tesi 更薄更有弹性。用手捏住帽冠前端的凹槽处,轻轻抖动帽子,帽檐左右两翼就像蝴蝶翅膀一样抖动。这种轻盈的手感,我认为是好帽子的手感。而抖动 Lock & Co,呆若木鸡。。。


2.    观察帽冠内部,凹槽处的定型处理,Borsalino 和 Tesi 是不用任何助剂定型的,但是 Lock & Co 背了一层胶


640-5.jpeg


帽子内部的胶,经过两年时间,颜色逐渐发黄,还因为我手欠,抠掉一些。好的塑形工艺为什么需要背胶呢?通过这两点的分析,我判断,在这三个品牌里、在这个价位上,Lock & Co 的帽子,性价比是最低的。写这篇文章查阅资料的过程中,获得另外一个知识点:关于帽圈内侧止汗带的缝制工艺。


有文献专门提到这一点,说很多帽商在缝制这条带子的时候,使用缝纫机缝合。由于缝纫针太粗且针距固定,每一针下去无法精确从叶片的缝隙中穿过,而是直接击穿了叶片表面,留下一个洞。我仔细看了看这顶帽子,不幸言中。。。


640-6.jpeg


正确的缝制方式应该采用手工缝制,特别是对于这种编织密度较大的巴拿马草帽,应采用细针配合过蜡细丝线,从叶片的缝隙中穿过,而不是直接扎穿叶片表面缝制。我想,对于要价一万块的草帽来说,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这顶帽子戴的第一天,就让我汗如雨下。当然,我本人就是“蒸笼头”,一到夏天汗就多。戴了草帽之后,在室外待不了多久,一摘帽子,蓄积在帽冠底部的汗水就以非常夸张的状态往下淌。我当时觉得,编织越密的草帽,透气性越差。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对这个观点持保留意见,也许是帽体表面上了一层帮助塑形的东西,导致透气性变差也未可知。所以,编织密度对透气性的影响,只能留待大家给我反馈意见了。

 

- 关于折叠 -

 

我知道巴拿马草帽界最广为流传的段子,就是折叠收纳。对于这一点,两年前我在 Borsalino 请教品牌销售负责人 Mr.Claudio ,他告诉我,其他品牌的帽子能不能折叠他不好说,至少 Borsalino 的帽子,只有“孙文款”可以折叠。


所谓“孙文款”,标准名称应该是“Optimo”,只是我一看到就联想到影视剧里孙文的形象。。。


640-7.jpeg

Optimo款



Mr.Claudio 亲自演示了这种帽子的折叠方式:


640.gif

640-1.gif

640-2.gif


Mr.Claudio 告诉我,这种折叠方式放置也不要超过72小时,只是作为旅行中的应急之举,不是常规存放状态。特别提醒我,他们家 Fedora 款式的巴拿马草帽千万别这么玩。。。


640-8.jpeg

Fedora款


- 关于湿度对帽子的影响 -

 

北方地区,或者说干燥气候地区,如果没有保湿箱存放,我不建议买巴拿马草帽,或者说不建议买贵价巴拿马草帽,一定开裂,一定开裂,一定开裂。

 


- 对想买巴拿马草帽的人,我想说 -

 

帽饰可能是最早没落的男性配饰,这是生活方式改变的大势所趋。前文说过 Alfaro 家族在1850年销往美国的草帽就有22万顶,而现在 Borsalino 全品类帽子的产能也只有15万顶/年,市场需求量的萎缩程度可见一斑。


所以买帽子一定不是为了实用,坦诚面对自己内心,就是拗造型的内心诉求,觉得自己与众不同,OK,没问题。既然是拗造型,我想说买个2000以内的玩玩是个意思可以了,戴不了几天你就烦了……


好友A君,在得知我买巴拿马草帽之时,曾怀着淡淡的忧伤说,他在体制内一天,算是没法戴这个帽子了。待到他离开体制内的那一天,一定要买一顶贵贵的巴拿马草帽天天戴着。于他而言,巴拿马草帽,象征着自由。


好友E君,我以前安利他跟我一起买草帽,他说如果真的有使用需要,买就买了;但是目前对他的生活状态来看,完全用不上,一万块买个乐,还是略贵。今年入夏前,他已经跟我说了很多次想买巴拿马草帽,原来自从分管东南亚市场的业务,去那边出差的频率激增。


“碧海蓝天泡泡纱,没个巴拿马,感觉缺点啥。。。”


一顶草帽,两个朋友的故事。草帽之于他们,早已不单是发挥某种实际作用的产品。很多配饰,都是作为承载了一种生活方式的实物化的符号存在。寄情于物,我们藉由物品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态度。


 

- 对于想花一万块及以上买草帽的朋友,我想说 -

 

我只买过一万块的草帽,所以对于更贵的帽子我没发言权。但是,作为一个花过一万块买草帽的人,我能给的建议就是,不要从知名帽商那里花这个钱买草帽。我从逻辑上分析一下这个事情。


首先,没有一个大品牌帽商具有制作巴拿马草帽的能力,无非是从厄瓜多尔当地找工坊代工,品牌越大,溢价越高。对于这种工艺价值远远大于品牌价值的产品,真的要把钱花在品牌溢价上么?


其次,这个价位的巴拿马草帽,大帽商也不敢多囤货或是开发很多款式,毕竟成本放在那儿。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钱都花到这个份上了,帽子款式、帽冠高度、帽檐宽度如果不可自选,是不是有点亏?


最后,我的建议是:Brent Black ,如果要花这个钱,他家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专攻巴拿马草帽领域30年,从他字里行间能看到他对巴拿马草帽的热情、专业和执着。从他那么糟心的网站体验就知道,他大概是对营销没啥兴趣(居然还是个前广告人……),一心琢磨好产品。换言之,同样价位,他家能买到更好的产品;同样品质,他家价格应该更低。


唯一难过的消费体验是,他最贵的帽子25000美金,是的,传说中最贵的巴拿马草帽就是他家出品的,对于那些买什么都喜欢买到“顶配”的朋友来说,这个顶配可能买不动……


除了能提供最高品质的贵价巴拿马草帽,Brent Black 的价格体系从350美金起,对于那些只是想图个新鲜的朋友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尝试的价格。

 

- 关于消费认知 -


花钱买货,消费过程的体验远比物品重要的多的多。我走过的弯路、吃过的屎、打过的眼、上过的当,于我而言,都是极其宝贵的财富。正是有了这些,构建起我对于产品更加丰满的认识。


特别是对于做产品开发的人来说,该走的弯路,一米都省不了。也许,有高人指点,轻松避开各种雷区,收获“完美”产品,美滋滋。但是,该来的教训,一定会以另一种形态,在其他地方等着,或早或晚,不会缺席。

 

一万块的草帽,是我当年能消费得起的最贵的草帽了。超过这个价位,我也舍不得买了。但是,价值观之内购买的任何物件,如果买了,都不应给生活带来不便和困扰。


犹记得,两年前买这顶草帽夏天戴去Pitti,有天晚上喝大了,一个人沿着河边回酒店,突降暴雨,我戴着帽子,在雨里甩着膀子唱着歌,回到房间,浑身无处不滴水。这么一淋,帽子后来有些变形,朋友们知道后,纷纷表示可惜。我说难道我应该马上用衣服包裹帽子一路飞奔回酒店么?人不要被物件所累,直到现在,我能记起的,还是戴着帽子在暴雨里连蹦带跳的快乐。

 

快乐,怎么算钱?




彩蛋时间


前文书说“淡淡的硫磺味”伴随彩蛋来了。


如果去专业帽店挑选巴拿马草帽,店家对你爱搭不理怎么办?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不开心?一个小把戏,改变就是现在:

眼睛扫过帽架,拿下那顶织的最密的,放在鼻子旁边闻一闻,冲着店家笑一笑,等人走过来,只说一句话:

“织的还行,味道也对。”

多的一句话也别说,等着看对方反应就好。通常的反应都是:

“艾玛,大哥,你真懂货!”

或是 “大哥,你憋动,我还有更密的,没摆出来,你等着啊,我拿给你看。。。”


屡试不爽。


1545036576180071663.jpg

 
  • 已有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