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顶级VIP是这么买表的!

  • 作者: 2020-09-30
  • 评论 3
超级VIP原来是这样买表的!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再次转载  *

俞玮玮 (新浪微博:@沉默寡言的酱油蛋

大数据从业人员,数10年来深度痴迷腕表,但同时也追求摄影、钢笔、男装、皮鞋、紫砂壶、古典音乐、HiFi器材、实木家具的标准“杂牌军”。


█ 这个故事,我们要从57260开始说起。


2015年9月17日,也就是公元2015年的第260天,江诗丹顿发布了一只型号为57260的怀表。57代表了这只怀表拥有57项功能,260代表了品牌成立260周年。要知道,之前全世界最复杂的钟表(含怀表,钟,表)是百达翡丽的Cal 89,而57260的问世,足足比百达翡丽89多了22项功能。当之无愧的21世纪最复杂!

 

截屏2020-10-07 下午7.39.00.png


我们姑且不看57260的尺寸是不是能塞进怀里这个问题。只是看它拥有的功能:犹太历的万年历,天文历,阴历,犹太教赎罪日期,西敏寺报时功能(装了5根音簧和5个音锤),闹铃……确实算是复杂中的复杂了。而买家呢?至今我们依然不知道TA是谁。但是从57260拥有的特殊功能上看,很可能是某犹太大佬吧。这个神秘话题也算是57260问世后一直被津津乐道的。

 

截屏2020-10-07 下午7.40.08.png


那么为什么要从57260开始说呢?因为这表,没得卖,也不按时按量的生产。根据江诗丹顿的说法,这是买家在2007年下的一张订单,品牌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最终在2015年交货。这就是今天要说的——阁楼工匠系列。

 

江诗丹顿的官方网页上,我们可以查阅到品牌目前拥有8个系列的腕表,这8个系列,每一个分支都能查到在售款的样子,而在这些系列的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实至名归的独特作品。上面一行法语:Les Cabinotiers,这就是阁楼工匠。看明白的自然已经明白了。


unnamed.png


这个系列没有成品卖给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预约江诗丹顿的门店,然后提出你的要求,当然在这之前先去银行ATM机上查一下卡内余额就对了。所以说,阁楼工匠系列是纯粹的001/001的表:行走江湖,独此一只。


那么缘何叫一个:“阁楼工匠”的名字呢?传说在日内瓦一条叫罗纳河的河边,有一个古老的城区名叫Saint Gervais,这个城区里住满了各种制表师,雕刻师,宝石切割镶嵌师。但是这个古城被厚重的城墙所包围,街道也非常狭窄,所以日照条件方面差了点。于是工匠们就把自己的工作室建在建筑物顶层的阁楼间里,于是乎就有了“阁楼工匠”的名声。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就是当时的王室贵族们需要工匠为其生产精美的怀表,为了保证他们的工作环境安静明亮,所以在自己家城堡的顶层阁楼为这些工匠们建立了工作室。

 

WechatIMG138.jpeg


但有意思的是,欧洲10-12世纪流行的的一种叫做罗曼式的建筑,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哥特式建筑的前身,算是欧洲建筑类型的过渡款吧。罗曼式建筑最大程度的沿袭了罗马建筑的特色,厚墙小窗,所以……这顶楼的采光真的很好吗?不管那么多了!


至少“阁楼工匠”系列的名字起源就是以上所述,哪怕是个故事,不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吗?因为这个美丽的故事还有更美丽的延续:日内瓦著名的喷泉Jet d’eau也和这些工匠们有关。因为在1886年,政府为了满足城市的电力需求,在罗纳河靠近Saint Gervais的河段上修建了一个小型水电站,但是由于当时的技术有限,每天晚上都必须关掉水电站的水泵,否则将导致水压过大,当时的工匠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设计了一个自动安全阀,向空中排出多余的压力,于是!这个美丽的喷泉就诞生了!


虽然江诗丹顿是2006年开始正式推出阁楼工匠部门的,但品牌在其超过260年的历史上早就干过为超级VIP提供超级服务的事情了。比如埃及国王阿福德一世,沙皇俄国的亚历山大二世,还有早已逝去的汽车品牌帕卡德的创始人詹姆斯沃德帕克,此君一只复杂款江诗丹顿20k金表怀曾在佳士得纽约拍出过180万美元的纪录——3倍于估价。




还有纽约著名的银行家小亨利格雷夫(这名字挺熟悉的吧,看来银行家们当时是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通吃的呀)。所以当江诗丹顿于2006年开创阁楼工匠的时候,只是品牌重新捡起了作为顶级大牌所必须拥有的部分——对超级VIP的特殊服务。

 

download.jpg


那么对于今天的阁楼工匠而言,到底这个001/001有什么特别之处呢?首先当然就是复杂了——机械结构的复杂。对于今天的钟表而言,单一复杂功能大概分为:万万年历三问,追针,陀飞轮。对于“大复杂”,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所谓Grand Complicated,会有:时间等式,星空天体运动——甭管你看得懂看不懂,但是依靠机械结构来完成这些运动就是“大复杂”。


那么还有一种就是把单一复杂功能拼凑起来装在一块表里,也是妥妥的“大复杂”。于是乎,阁楼工匠的作品里我们能看到的有:三问报时陀飞轮星空款,Celestia Astronomical 3600天体运动超卓复杂款,Ornamental双面16项功能高级复杂款,浑天仪陀飞轮高级复杂款再镶嵌珠宝款,三针一线万年历珠宝镶嵌款,超卓复杂双面追针计时款,贝多芬第六交响曲大自鸣款……所有这些都算得上名至实归的“大复杂”,对于如此繁杂功能的机械腕表,千万别担心维修保养什么的“穷人心事”,能预定阁楼工匠的主,最大的烦恼是今天这身衣服到底配什么颜色的法拉利更合适一些?

 

JIN_6261.jpg


但!如果仅仅是“复杂”,阁楼工匠系列不会入了那些超级富豪VIP们的法眼的,虽然江诗丹顿无疑是最顶级品牌之一,但不还有个“之一”么?同级别的顶级品牌,可都是轮流拿过“全球最复杂”的桂冠的哟!所以其实阁楼工匠系列在我看来,或者说以我的“审美”来看,更吸引人的地方竟然在“复杂”之外!

 

首先就是金雕,我们会在很多只阁楼工匠的表壳侧面看到手工雕刻的图案。例如那只“弗拉基米尔”,听说这个名字是下单的客人自己定的——Vladimir,来源于“Volodimir”这个词,意思是“主宰和平天下”。表壳的侧面居然雕刻了中国的十二生肖(莫不是中国客人定的?)江诗丹顿说这个表壳侧面的雕刻工作花了整整6个月的时间。虽说金雕不同于玉石雕刻,即便一刀坏了还有的补救,但如果真要是有一刀坏了还是非常麻烦的。虽说表壳雕刻的工艺我们看的很多,包括很多表的背面还保留了背雕的图案,但!雕刻和雕刻是不一样的,所以一定要看高清大图的阁楼工匠的雕刻手法,包括另外一只著名的丛林野趣Mecaniques  Sauvages浑天仪陀飞轮的侧面游蛇,也是同样的惊为天人。刀工笔触的细腻程度真的不是一般我们脑子里的手表表壳雕刻。


1966766.jpeg.scale.1920.400.jpeg


需要设计相对厚度合理的表表壳,然后一层一层的下刀雕刻,并且和中国传统碑帖不同的是,金雕工艺上会同时使用凹雕和凸雕手法,也就是我们在中国传统印章中说到的阴刻和阳刻。并且欧洲人和中国人对于绘画理解最大的差异在于:欧洲人更注重骨骼骨架的科学性,所以他们很少有中国“写意画”的图案,但凡要雕个蛇,雕个鹰的话,一定是按照最像自然界的样子来操作,这样一来,鳞片,羽毛这些最挑战细节的地方就需要雕刻师有真功夫才行——已经纳入微雕的范畴了。有人说这些东西没花头,唯手熟尓。我就呵呵了,你倒是熟一次我看看?按我们的话说:没有点童子功,还真拿不下这个活儿啊!

 

其次就是掐丝珐琅,珐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就像碳和钻石本是同根一样,80年头上以及更早的都应该接触过:搪瓷。包括搪瓷杯,搪瓷盆。搪瓷其实就是珐琅。但,就像碳和钻石的价值不一样,精心制作的珐琅和普通日用搪瓷的美也是不一样的。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叫“画珐琅”,不能少了一个“画”字。因为珐琅本身不能独立存在,必须依托一个载体。有人说珐琅到底是不是咱们中国人发明的?应该这样说:16世纪,欧洲的画珐琅制品开始流入我国,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这个技术。所以画珐琅最初确实不是我们的。


JIN_6219.jpg


但,就像之前说的,画珐琅需要载体,欧洲传入我国的是“铜胎画珐琅”,也就是在铜制品上使用画珐琅的技艺。而到了康雍乾三世,皇帝老儿说我们要升级研发Plus版本——瓷胎画珐琅。毕竟咱们是瓷器大国嘛!所以瓷面珐琅是我们发明的。而今天我们在欧洲钟表上看到的珐琅瓷面盘,这个可以骄傲一把——咱们发明的。在阁楼工匠中我们能看到“The Carvael 1950”就是典型的掐丝珐琅工艺。掐丝,就是用金丝勾勒出图案中的边缘,再将珐琅彩颜料填充到区域中。那只14天长动力陀飞轮大狮子的面盘也是典型的珐琅彩,江诗丹顿称之为“灰阶珐琅”,不论名号如何变更,基本上都是瓷胎画珐琅的工艺标准。为什么特意提到珐琅彩呢?因为我有听说过有人把今天的高级钟表称之为“艺术品”,我觉得以“艺术”相称有点过了,在我看来,不可再生者为艺术,但凡工业制品,很难攀上艺术的门槛。但,有一些表能归纳为“工艺品”,因为确实美轮美奂,而加入珐琅彩元素的表盘就是其中之一。


Vacheron-Constantin-Cabinotiers-Mécaniques-Sauvages-collection.jpg


最后,是我个人觉得最最最重要的——美。腕表,就算按今天的审美来看,表盘直径达到50mm算是巨石强森专用款了吧?所以按照πr平方的公式来算,表盘的面积是非常有限的。在如此有限的空间里要展示“美”,几百年的钟表历史已经给出了有限的答案。所以但凡需要突破传统的,大多数在我看来并非如此好看。而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还承载了一个比大复杂,比金雕,比画珐琅彩更重要的责任——负责美丽。而且江诗丹顿已经有了答案了。那就是另外一个高端系列:艺术大师Metiers dArt。这个系列一直一直以来都是我用来为江诗丹顿“歌功颂德”的。



从以前的面具系列,蜂鸟系列,甚至更早的大航海剪刀手系列,江诗丹顿把几百年来钟表面盘上的指针显示彻底改变了结构——而且居然改的好美!当品牌用四个扇形窗口替代传统指针的时候,我确实是被石锤的折服了,就像当年看到第一张剪刀手航海图的照片的时候完全一样的心情——原来高端的江诗丹顿对钟表美学的阐述如此独特且好看。唯一遗憾的是我大概知道价格几何,别说什么咬牙挑一挑去够一下了,就算踩上高跷托姚明抱起来站在奥尼尔肩膀上还差了太多太多。


JIN_2886.jpg


所以只能靠存图来解馋了。有了这个超级强大的艺术大师系列,阁楼工匠当然不愁没有涉及素材了。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部门自己也说,他们每年都会从四大领域获取灵感:人类探险,天文,艺术文化于自然。这其中后两项早已展现咋艺术大师系列里了,就好像今年有哥白尼,热气球,十二生肖。而阁楼工匠也有一只“灵鸟欢歌”,如果和大复杂相比,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这只掐丝珐琅的蜂鸟——一点不假,真心实意。

 

JIN_6197.jpg


江诗丹顿风格及传承总监(这个职位名挺有意思的吧)Christian Selmoni亲口说所:定制阁楼工匠系列其实并没有条条框框,只要客户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即可(我觉得再加一个:挥金如土的财力),只要客户的要求不违背品牌传承DNA,江诗丹顿都会和客人一起画出蓝图最终做出那只001/001来——非常简单。



甚至品牌都不会提供类似Check List的选配单,因为这样会限制客户的想象力。至于会不会有人看到别人定的阁楼工匠很漂亮,想再做一只的事情出现?江诗丹顿说了——最大限度保证001/001的含金量。不过我倒是觉得这种情况不怎么会发生。因为根据我身边的超级大佬的性格来说:“人无我有,人有我全,人全我早,人早我独一份!”是流淌在血液里的。

 

截屏2020-10-07 下午8.08.48.png


最后一个小彩蛋,让我们回到开篇的57260,Christian Selmoni说最初客人只提出了50项复杂功能,是江诗丹顿的工程师研究之后和客人说:咱们可以实现57项功能,咋样?!


 
  • 已有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