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态专访】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 作者: 珍妮花 2015-06-01
  • 评论19
东西方是不是对帕玛强尼存在巨大的认知差异?买帕玛强尼的是怎样一群人?现阶段钟表市场是不是真的很糟糕?为什么说瑞士是一个穷国家?本期珍妮花专访帕玛强尼CEO Jean-Marc Jacot,原计划半小时采访二人却聊足一个半钟头……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主编.png珍妮花(新浪微博:@ctime珍妮花

师从锺泳麟先生,对现代腕表见解独到,在中国两岸三地各大媒体发表钟表评论数年。


█ 5月22日表态网受邀参加帕玛强尼在上海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新品鉴赏会,并与品牌CEO Jean-Marc Jacot先生,亚太区行政总裁单薇女士共进了午宴。某花常常被问,为何整日出去参加品牌饭局却不见你们增肥,在此以一张图答疑。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这是一道清炒时蔬


言归正传,品牌这次带来了2015 SIHH新推出的Tonda 1950 Skeleton全镂空腕表、Tonda 1950 Special Edition Meteorite陨石表盘特别款腕表,以及Ovale Pantographe也就是俗称伸缩针的一款腕表。后者于2013年便已推出,不过这是首次在中国内地亮相。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首次在国内亮相的Ovale Pantographe,也就是俗称的伸缩针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帕玛强尼伸缩针的原型怀表


午餐后,我们对Jean-Marc Jacot先生进行了专访。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表态网:提到帕玛强尼,我们会有两个反应,帕玛强尼先生本人和帕玛强尼品牌。我要问的是,除去帕玛强尼先生创办此品牌且制表技术超群,他的风格如何在品牌里体现?

Mr. Jacot:首先要说明,决定创办这个品牌的是山度士家族基金会。最初的规模是设立了三个工作坊,到2000年左右我们决定设立制表厂(manufacture),工坊和工厂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有人通过买游丝、买陀飞轮、买面盘、买表壳,最后拼在一起打上品牌说自己是制表厂,但这不是我们认为的制表厂。制表厂应该自己造腕表,包括生产机芯里的小零件,如果做不到这些,就不该说自己是表厂,而不过是钟表品牌罢了。你应该告知消费者——瑞士制造(Swiss made)不等于百分百瑞士制造,我们是百分百瑞士制造。那么多品牌包括相当知名的品牌正在从你的国家(中国)购买零件,然后做“瑞士手表”。(听说你们也是不少品牌的供应商?)对,我们给十几个品牌提供零件、表盘、表壳以及机芯。我们自己是独立、垂直生产的,目前只有两样东西外购:表带,我们从爱马仕买;石英机芯,如果要用的话,我们从另外一个品牌购买。该品牌只出售机芯给帕玛强尼,爱马仕也一样对外只给我们供应皮带。此外,如果我们用该品牌机芯,你拆开来看会发现上面依然是该品牌的商徽,我们不会把它拿掉印上自己的——许多其他品牌从别厂或者中国购买机芯,最后却只打上自己的印记。我们对消费者保持诚实,这是品牌的基础信念之一——当一位消费者花了那么多钱买我们的表,他需要知道这是一个严谨的品牌。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十五年我们花那么多时间去建自己的工厂。


表态网:“有些品牌为足球明星做表,你们为绅士做表”这是您讲的对吧?何出此言?

Mr. Jacot哈哈,其实我们不能选择客户,是客户选择我们。但过去十年,我觉得钟表市场变得太浮夸,当你夸夸其谈自命不凡,你吸引的也是这样阶层的客户。谁最吸引大众的目光?当然是各行各业的一些明星,他们星光熠熠,代表着成功与魅力。不过在我看来,这恰恰暴露了弱点——品牌和产品也许不够好,才需要用一个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的名人,来背书“这个牌子非同凡响”。你看劳力士就不这么做,他们选择的名人大多与品牌精神有关联性,他们强大又严谨。许多新生的品牌注重“市场营销”(Marketing),时至今日marketing一词已经有点贬义吧!


表态网:我今年在Baselworld听到好几个人说,这里的人很爱帕玛强尼,国内感觉不是这样,为什么?您怎么看待这种东西方差别?站在东方人的角度,我们毫不怀疑帕玛强尼的制表实力,但我们还是爱看脸的,所以在外观设计上,你们会作一些改变吗,也许是更让东方人接受的风格?

Mr. Jacot:我真不这么认为。昨晚和上海这里的客人们吃饭,一位不到三十的男士和我说他真的非常喜欢我们今年的Tonda 1950 Skeleton镂空腕表。现在全世界的有钱人都一样,开着法拉利、布加迪,喝红酒抽雪茄周游世界,他们的审美真的没那么大差异。可能很多中国人不喜欢我们,但这不代表中国人的审美与世界主流和公认的准则不一样,为何中国人和意大利人一样买法拉利?为何阿斯顿马丁不需要专门为中国人设计车?“不一样”那是过去的事了,那是二三十年前大部分中国人都还没出国时候的局面。如果帕玛强尼今天专门为中国人设计腕表会卖不出去,为什么?因为他们眼界已经很宽了,他们是国际化的中国人,他们和英国人、美国人去一样的餐厅、酒店。他们对于西方乃至风靡全球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是持积极和正面态度的。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帕玛强尼今年推出的Tonda 1950镂空表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上图是Jacot先生想要创建的中国高端制表品牌,他说明明中国人的技艺都到位了,“当年也没人买德国表的账,你看现在朗格做得多么好”。采访期间他向我们诉苦:甚是不解为何没人支持他这个想法


表态网:在您看来,什么样的人会是你的客人并且成为忠诚的客人?

Mr. Jacot: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我曾想过这样的问题,虽然不知道和真实情况是否有差距。首先,他是一个富有的人,因为我们的产品价位是从“贵”到“非常贵”;其次,我们的客人是善于独立思考的、是自由的,他们不必追随这个世界,不跟从所谓的潮流,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他们买了我们的表,也许并不是因为我们这个牌子,而是更看重腕表本身——客人冲着表而不是冲着这个品牌而发生购买行为,这意味着你的产品是极其优秀的。第三,购买帕玛强尼表的客人,往往不希望自己和别人一样,所以我们的客人常常是年轻的一代,不愿意和父亲、祖父戴一样的表。基本上,我们的客人,内心里都住着一个大男孩,他们买表是为了获得那种玩物的愉悦和乐趣,而不是保值什么的——买表保值,这又是一个谎言。

关于忠诚客人的问题,你关注拍卖行吗?你看拍卖图册上有多少帕玛强尼的东西?有多少百达翡丽与劳力士?这就是我们的客人,他们保存着我们的表,不轻易拿出来卖。前段时间纽约的一位销售还对我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客人很少拿着旧的帕玛强尼表来换新的;但他们买其它品牌的表,过了两三年就拿来卖了换新的。所以,我们的客人基本都是很忠诚的,但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


表态网:我们比较难在帕玛强尼的现代作品中找到统一的风格,同样是独立制表人的FPJ、Dufour、Kari Voutilainen,他们的作品基本都有一眼能被认出的风格与特色,但提到帕玛强尼我们有人想到与Bugatti合作款,有人想到东方之花又或者是Tonda,可是它们相互之间的差异很大,在未来你们会在品牌产品风格方面有什么动作?

Mr. Jacot:你这么说我真的非常伤心,说明我们与大家的沟通还不够深入。我们的表其实拥有非常明显的一致性。你知道一个人脸部最大的特征在哪里吗?不是正面,是侧脸,你看给罪犯拍照都要拍侧脸。你去观察一个家族的人,即便有时你觉得他们正面不那么相似,只要看侧脸就会发现轮廓大体是一样的。帕玛强尼的表也遵循这样的逻辑,所以你看我们表壳侧面的线条和表耳的形状(水滴状表耳),都是非常统一的。(那Bugatti合作款呢?)Bugatti不在此列,那是特殊的一个系列。不过你不知道我也能理解,一个品牌的风格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我们需要十年、几十年来塑造品牌的风格,在我看来这方面做得特别好的是卡地亚。你从来不会说卡地亚的某款表像其他哪个品牌,只会说谁谁谁像卡地亚。


Jean-Marc Jacot: 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表态网:因为各方原因,如今中国大陆连同香港市场都面临比较艰难的时期,您怎么看?

Mr. Jacot:生意就像座钟摆陀,总是高低摆荡循环往复。中国市场比较复杂,香港市场的情况是他们曾以为中国内地客人不够懂表不够懂奢侈品消费,但事实证明不是,他们会到欧洲、美洲市场进行比较。今天,中国的客人在欧洲市场完全和以前一样强大,购买力并没有降低。就我们自己来说,香港今年至今的绩效显示:只比去年降低了百分之十,不算好但是也没有坏到哪儿去。世道好的时候,那些生意比过去增长了百分之三十的钟表品牌与代理商们欢欣鼓舞,现在跌了百分之十大家就要说过不下去了吗?人心不该如此贪婪。我觉得目前的状况只是暂时的,而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客人的购买力并没有改变多少。你们有这么多的人口,有这么多人出国旅行和购物,说真的,换作瑞士我都不知道我们该如何安置这么多的人口。说起来,你知道瑞士其实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你别笑,瑞士什么都没有,没有石油没有矿产,所以我们只能按点工作靠大脑和双手赚点钱,结果却是我们要去支持物产那么富饶的非洲!实话实说,人们总觉得瑞士很有钱,我们真的很“穷”!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瑞士人只能靠去给其他国家的国王们当雇佣兵讨口饭吃;今天我们就只能靠做手表、机器、巧克力,开银行存活。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必须务实必须目光放长远。我不知道香港能不能熬过艰难时期,但哪怕香港不能,上海还能,你们是这么大一个国家,所以不必过于忧虑。


 
  • 已有 19条评论
  • 回复
  • avr
  • 2015-06-04 01:34
  • 他是我见过很固执的老头,但对技术的专注和对自己产品的骄傲值得敬佩。
  • 回复
  • avr
  • 2015-06-04 01:37
  • 另:他说出了很多圈内秘密,这些是饭桌话题大家就放心里。



    技术很牛是他们的核心价值。
  • 回复
  • avr
  • 2015-06-04 12:55
  • Tonda  我也喜欢 ,很有品牌的DNA ,早期的作品仿佛更迷人,这个感觉对很多品牌都实用



    有多少人去看侧脸?



    今天的大陆已经不是20年前,大家的眼界打开了。
  • 回复
  • 珍妮花
  • 2015-06-04 14:16
  •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Jacot说“Luxury should be rare, rare, rare”。“有一次在中东,卡塔尔皇室成员来买东西,让我们包了最贵的四块表,只瞄了一眼就让人带走。我在场看着觉得很难受,他像吃麦当劳一样地买我们的表,一点不在乎我们花了什么心血在里面,我都不敢去和我们厂里的师傅们说,我挺后悔没有拒绝卖给他,我应该这么做的。”
  • 回复
  • nbuff
  • 2015-06-04 14:53
  • 珍妮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Jacot说“Luxury should be rare, rare, rare”。“有一次在中东,卡塔尔皇室成员来买东西,让我们包了最贵的四块表,只瞄了一眼就让人带 ...
    “固执大胆”的CEO!!!总是坚持一些unnecessarily & sophisticatedly minds & moves
  • 回复
  • nbuff
  • 2015-06-04 14:54
  • avr: 他是我见过很固执的老头,但对技术的专注和对自己产品的骄傲值得敬佩。
    比牛还倔:)
  • 回复
  • avr
  • 2015-06-04 15:04
  • 整个访谈很多地方可以面对面与他探讨



    他们是抱着金山,只是观念要改,个人感觉:找个好的设计师做外观。
  • 回复
  • 未明之间
  • 2015-06-04 17:35
  • 石英机芯是百达翡丽的 皮带是爱马仕的 蓝宝石玻璃也是外购的
  • 回复
  • 砍柴的
  • 2015-06-04 18:00
  • 珍妮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Jacot说“Luxury should be rare, rare, rare”。“有一次在中东,卡塔尔皇室成员来买东西,让我们包了最贵的四块表,只瞄了一眼就让人带 ...
    期待花姐继续报花边
  • 回复
  • nbuff
  • 2015-06-04 21:52
  • 帕玛强尼的石英表(仅限几款女表)的确用的是别人家的芯,开盖见芯后可见别人家的品牌logo。但就机械机芯来说,敢说100% Swiss Made的牌子,瑞士有好几个;敢说100% Swiss Made by self-owned manufactures,一只手数得出来。除了蓝宝石表镜和红宝石轴眼,当下帕玛强尼的机械腕表表头里的每一个部件都是自产!仅这一点,PP, Lange, AP, VC都不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