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不谈表】戴上GS去日本

—— 樱花未开亦识君

一位表迷,两次行走日本,分享东京、京都、大阪、神户和奈良五城的私体验,奉送无数贴心攻略。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慕容博复新浪微博:@慕容博复43

曾经On Air十年的Air-King佩戴者。


█ 世界那么大,我根本看不过来,但还是要出门,因为你的久居之城可能没有百达翡丽,没有Hard Rock Cafe(普遍评价,这家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现场乐队演出),没有Casino,没有海,没有007曾经骑摩托呼啸而过的屋顶……旅行不过是平素生活的延伸,换个地方而已,跨越户籍或国籍的界限,有时为了生计,有时为了生活。


最近半年,去了两次日本。二月,从东京到京都、大阪,中间临时起意去了神户和奈良。之前一次是去年暑假,坐邮轮蜻蜓点水领略了几座关西小城。每次出发前,甚至到了当地,每天晚上在酒店里,内心都有两个小人在热烈讨论。最后的结果则是,一个说:“没必要做什么功课吧?反正有吃有住,不至于流落街头,走哪儿算哪儿吧。”另一个说:“对啊对啊!”去日本也不例外,办了签证,订了机票、酒店(尽量订可以更改的)、上网卡、交通卡,还有,戴上日产手表GS,就这么出发。


P1.jpg

看行李牌,GS也是我的本名缩写,背包来自日本的土屋鞄制造所


行前不做准备,事后的教训就很深刻。在介绍我个人的“私体验”景点之前,先说点个人经验,如能对即将去霓虹国的朋友略有帮助,幸甚。


  • 语言

早就有人说过,在相对正式的场合,略通日语的人往往会苦于一知半解的沟通,而日本人一旦发现你是外国人,会立刻很“体贴”地切换到英语。然后,你就彻底听不懂了。我的体会也差不多。当地人跟你搭话,听不懂千万不要用英语回答说自己不是日本人,很伤人的,因为人家说的可能就是英语。


在高知和宫崎,两次问路,碰到的人都很热心。“赖特”,要不是对方手在向右摆,我一定会往左拐。我以为是“Left”没发“F”的音,其实是把“Right”读成了“Light”,至于分辨e和aɪ的发音更是没有意义。最多三天,你走路不小心碰到别人,就会习惯说“骚里(Sorry)”了。


WechatIMG231.jpeg

堀川河畔


日本地名汉字很常见,但这些汉字不懂日语根本就不会读,有拼音也比英文难记难读多了。我就很难分辨Kyota(京都)和Toyota(丰田),在神户还要时刻提醒自己,这里说到Kobe(神户)这个词一般都不是聊篮球。问路时最好还是拿出地图,或者写出地名。需要注意的是,日本人好像完全不认识简体汉字。


  • 交通

众所周知,日本打车很贵。Uber才开始推广,价格也便宜不了多少。因为前述语言的原因,最好是找个可以英语交流的酒店前台,叫到车后,打通司机电话,然后把电话给前台,请他们帮忙沟通,否则,Uber司机接不到你就很麻烦。这一点,在任何非英语国家都适用。举个例子,一个懂英文的上海人,恐怕也未必知道“黄陂南路”英文怎么说,说了别人也未必能听懂。


交通卡是最有用的,关东Suica关西Icoca,地铁公交,还可以7-11买东西,相当于香港的八达通。东京地铁有个历史遗留问题,不同公司的线路不互通,经常需要出站转乘,这一点可能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落后之处。


IMG_0758.jpg

神户港地标,是“成为科比”的意思吗?在这里冒雨帮很多游客拍了照片


对于游客而言,城际交通有JR PASS,具体使用方法网上攻略很多,不赘述。这一次原本想尝尝日本的国内航班,后来发现有JR PASS,就全部坐火车了。因为可以在指定日期范围内无限次乘坐,除了省钱,还省去了买票的麻烦,行程可以更加自由。从东京到京都,中途看到前方到站名古屋,临时决定下车转转完全可以。晚上在京都决定第二天去大阪,早上起来改主意去奈良看看也没问题。与这种自由相匹配的是,日本车站几乎都有行李存放处。


P2.jpg

地铁内排队上电梯,应该外国人居多,据说如果都是日本人的话,会排得笔直,没有枝蔓

    

  • 吸烟

这一次我带在身边的小说是劳伦斯·布洛克的《繁花将尽》,其中有一段话深得我心,“我们那位翘屁股(纽约)市长应该去FUCK他自己。你能相信他也想禁止户外吸烟吗?我的意思是,他以为他是谁呀?”


这个世界对烟民来说是越来越残酷了,当然这是正确的大势所趋。日本则是比较人道的,饭店、咖啡馆普遍有吸烟区,大型商场也会设置吸烟室,一般在顶楼。挺奇怪的是,感觉日本很多女人吸烟,在银座三越百货吸烟室,就我一个男的。出门时特意看了看门的周围,没有关于男或女的标识,总算驱散了那种走错卫生间的奇怪感觉。坐新干线,候车区域有吸烟室,列车上居然也有。


去7-11买个随身携带的烟灰缸,这也算是日本特产了。如果在街头找不到吸烟点,只要不是禁止吸烟的区域,就可以拿出烟灰缸,点上一支烟。


P3.jpg

新干线列车上的吸烟室


  • 洗澡

在日本和韩国,泡汤都有个原则,一定要先把自己仔仔细细洗得一尘不染,然后再下池子泡着,这一点跟国内很多地方简单冲一下,泡一会儿再去擦背的习惯是不同的。坦白说,他们在浸泡自己之前那种用澡布、肥皂反复擦洗、检查的劲头,让人有点儿望而生畏,女妖精把唐僧下锅炖之前最多也就洗成这样了。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大多数温泉不允许有文身的人进入。

    

如果不是那种渴望面面俱到的旅行爱好者,我的建议是无需跟团,确定几个自己的兴趣点,留下大把的时间像一辆火车那样消磨时间就好——逛吃、逛吃、逛吃,直至回程。


就个人而言,日本吸引我的是围棋铁路推理,和买表


  • 棋之圣地——东京

日本绝不是一个会让中国人到了不知道去哪儿的国度,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私体验,比如,连接机送我去酒店,在东京生活多年的司机都没听说过的——日本棋院。


我喜欢围棋,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以及陈祖德《超越自我》感染而迷上围棋,工作后还做过几年的围棋条口记者。日本围棋在国际比赛的战绩早已日薄西山,连人数越来越少的日本棋迷都已经懒得打电话到棋院骂人了,日本棋院也一度濒临破产,但这并不影响其现代围棋圣地的声名。更何况,动漫《棋魂》风行一时,新生代棋迷的热情还要胜于我们这一代。


IMG_0102.jpg


日本在围棋作为一项现代竞技项目方面的地位,大约相当于宝玑大师在钟表界的地位——发明了一切。段位制、成立职业组织,找媒体举办新闻棋战,甚至连第一个世界围棋大赛也是日本人办的,虽然为了抢第一,主办方富士通公司使用了为人所不齿的手段。


在东京的第一天上午,坐地铁去棋院。在市谷站下车,通向地面的通道曾经原貌出现在漫画《棋魂》中。作者的细致写实在画中国棋院时略有保留,因为中国棋院把一面的门面房租出去,开了家专门骗旅行团的傣家饭店,原样画出来着实不好看。


IMG_0103.jpg


棋院进门就能看到本因坊秀哉和财阀大仓喜七郎的雕像,以及川端康成的题字“深奥幽玄”——可以理解为对围棋要义的解读。日本有在报纸上连载棋战观战记的传统,《读卖新闻》观战记作者还有固定的笔名“覆面子”,川端康成可以说是最大牌的“围棋记者”了,曾经报道过本因坊秀哉名人的最后一战,并据此创作小说《名人》。


P4.jpg


墙上的横幅显示当天是第22届LG杯世界棋王战三番棋决赛的第一局比赛日。心下暗叫失策,“幽玄”对局间是没法参观了。这间对局室就好比NBA的斯台普斯、英超的老特拉福德、意甲的圣西罗(或梅亚查),据说热爱围棋的人进入其中,会有教徒走进圣堂的感觉。


过去也采访过几届LG杯的比赛,非工作行为还是第一次,还是要到观战室看看。比赛期间这里是记者室,也是观战棋手的研究室,有闭路电视时时转播棋盘上的战况。普通爱好者在另外一处比较大的场地看讲解,一眼看过去,果然是白发族的活动啊。国内看讲解的则几乎是清一色的学棋儿童,未来很有希望的感觉,但又多了几分功利。


折扇是日本棋院的必买品,职业棋手或相关知名人士的题字扇面。当然是复制品,但是工艺极佳,怎么看都像是毛笔写上去的,由京都的老字号扇铺制作。题字有版权,每卖出一把扇子,手书者都会得到一份利润,如作者已去世,则交给家人。买了几把扇子后,有点儿不死心,用笔写了“幽玄”给收款的工作人员看,小姑娘很熟练地拿出一个本子查询(上面应该是可供参观时间),然后摇了摇头,“骚里”。


P5.jpg

藤泽秀行手书:大道无门。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落款只写名字,这把就是“秀行”,前文的川端康成也只署“康成”。扇子底下的背包是日本的国民包——“一针入魂”吉田包,购于品川站内的PORTER STAND概念店


image1.jpeg

东京的Hard Rock在我去过的十几座城市的Hard Rock中排名倒数第二,每个月只有一天有乐队演出。倒数第一是伊斯坦布尔店,压根儿没有乐队


  • 路之起点

我喜欢铁路和推理小说,有表为证。


P6.jpg


这块表是2017年Omega欧米茄复刻的60年前的Railmaster(铁霸),而1957年也是铁路迷不可错过的推理小说《点与线》问世的年份,整部小说充斥着精确到分钟的列车时刻表推理,故事从东京站13号站台开始,当然要去看看。


日本是第二个修建铁路的亚洲国家,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第一个是印度,英国人建的,而日本的铁路也得益于英国工程师。有意思的是,当年日本也有反对派,理由不外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想用铁路耗空日本的国库”之类,倒是没有人说“老百姓更需要一匹马”。


P7.jpg

东京站前


高铁时代,对精准的列车时刻习以为常,而在《点与线》的蒸汽机车年代,线路异常繁忙,抵达与出发可以精确到分钟,一天之中只有几分钟的空档时间能让两个站台清楚对望,着实不可思议。我一直悄悄地认为,为了让“时刻表诡计”成立,松本清张夸大了当年铁路运营的状态。 


东京站内有一家酒店,名字就叫“东京车站酒店”,松本清张曾经住在这里,方便实地调查素材。   


日本的推理小说、影视剧浩如烟海。台湾的旅行社组织过“柯南之旅”,组团去柯南战斗过的地方游览。我没有这么宏大的计划,只选择了东京站和另外一个名字很有地标意味的地点,日本桥——麒麟之翼。


IMG_0775.jpg

神户异人馆街的英国馆,模仿福尔摩斯的住所建造。也是被太座鄙夷的一处景点:在伦敦都没去贝克街221b,跑这儿来看山寨的?竟然还要门票


当我在Google Map上输入“日本桥”时,完全不记得东野圭吾的《麒麟之翼》书中的一句话,“不是日本桥地区,而就是那座桥”。于是,当手机提示已到达时,完全看不到哪里有桥。在太座的数落声中,硬着头皮问人,再步行过去。一路上想起当年在没有GPS的情况下去黄山,一路问人,指的路却反复无常,直到最后被好心人反问“你们是要去黄山市还是黄山那座山?”


P8.jpg


终于来到桥上的麒麟雕塑下。这是一只东方人眼里不伦不类的怪兽,有翅膀,更像是西方的龙,但也象征着腾飞,激励着《麒麟之翼》里那对来到东京奋斗的年轻人。这是日本道路网的起点,步入现代文明的见证,但也是一座煞风景的桥,上方居然是后建的高速公路遮天蔽日——当年,奥运会首次在亚洲(东京)举办,政府为了省钱,少征地,想出了这个被抗议至今的办法。现如今,东京又在为2020年奥运会做准备了。


如果时间和条件允许的话,真想找个道具师,在我身上插把刀,倒在麒麟前面,拍照留念,就像《麒麟之翼》的开场情节一样,然后再跟随加贺(小说中的警探)的脚步,逐一到访书中出现过的咖啡名店、剪纸店、神社、甘酒横丁的居酒屋。

     

东京的室内铁路密如蛛网,可以坐地铁环游这个城市。地铁图上用字号较大的黑色字体标注了各个区,上野、新宿、涩谷、六本木……应该都是似曾相识的地名吧?几乎每个区域都值得出站转转,之前大概搜索一下该区域,一定会有收获,比如涩谷站前,曾经出现在《迷失东京》中,每时每刻都像大规模黑社会火拼的万向路口与忠犬八公,还有些车站像东京站一样,本身就就值得专程前往瞻仰,比如原宿。选择下车站点,还可以配合美食,网上有高人整理出《孤独的美食家》全部登场店家,按图索骥即可。


P9.jpg

原宿站。出站过街,不经意间回头,顿觉惊艳


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东京则是我希望可以永生的城市,上野的樱花、“神探伽利略”汤川学就职的帝国理工、晚上在酒店房间远眺的东京塔,以及其它不计其数的景点、商场、街道、餐馆……留待未来继续探索。


P10.jpg

坐新干线前往京都,路上看到富士山

    

  • 棋之圣地——京都

在当代世界竞技场,日本围棋已经沦为小角色,而在另一个时空——古代的京都,纹枰对弈自带武侠世界属性,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的名人棋所,围棋四大家之间既有输棋后流放荒岛的真剑对决,也有《三国演义》式的阴谋手段,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而非有意造作、牵强附会的演义。


京都庙多,两座古庙见证着这段近三百年的历史。这并不奇怪,因为四大家之首本因坊的创始者一世算砂(四大家的家督,即掌门人,就位后就要更名,具体是以门派名称为姓氏,本因坊、安井、井上、林,再加上起的名号)就是战国时代在寂光寺避祸出家的僧人,后来名满天下、名人辈出的“本因坊”之名就来自于他修行居住的别院名称。


去寂光寺路上,天空突然很应景地开始飘雪,陡升几分肃杀之气。


P11.jpg


走进正门,意料之中的空无一人,即使在旅游旺季,这里的访客恐怕也是以偶然路过临时起意进来看看的居多,更何况当下正殿看起来还是一副正在重修的模样。


P12.jpg


这里是本因坊家族的墓地,有没有《射雕英雄传》中铁掌帮禁地的感觉?不过这里没有“擅入者死”的规矩。


从墓地出来,不死心,试试看拉一下旁边方丈室的门。能拉动,而且,有门铃响起,应该是感应式的,我走进的不是小卖部吧?


一个年轻人(后来知道他是副住持)慌慌张张地从后面一路小跑出来问候。我先致歉,然后询问是否可以参观。他说“可以,稍等”,又退回后面的房间。少顷出来,在羽绒服外面套上了僧袍,原来是换工作服去了。


我们换上拖鞋,从边门走入正殿,的确是在装修,部分地区开放。住持拿出一个本子逐页翻给我看,这是讲解本,每句日文下面都配了英文和中文。


本因坊家族最后的掌门人秀哉名人捐出了家族称号,作为第一个新闻棋战头衔战的冠军称号,围棋从此进入现代竞技时代。这里也举办过一场决赛,比赛现场保持原貌,包括盘上的棋局。意外惊喜是,居然可以坐在棋盘前拍照。我有点高兴过头,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会下棋的朋友应该一看即知。


P13.jpg

我拿起盘上一颗白子,做对弈状,但我面前的棋罐里是黑子


讲解本上的内容实在太过简约,住持的英文好像也不太灵光,客观来说,英文好也没用,围棋相关的很多词,根本就没有英文说法。音译?那跟没翻译一样。好在人名都是汉字,当介绍到第一位终身名誉本因坊高川格时,我拿出手机,输入“本因坊秀格”给他看,住持有点惊讶。日本人的仪式感无孔不入,获得冠军后,要像古时当上掌门人一样更名。我接着又输入击败高川的坂田荣男就位本因坊时的名字“荣寿”,以及加藤剑正、石田秀芳等等。住持拿出手机,用Google翻译问我:“你是几段?”这个问题,我一般都回答“业余无段”,听成“五”段我不负责任。眼下,这个包袱是抖不出来了。


围棋又称“手谈”——不语两心知。我们也是手谈,不过不是较量,而是用手机翻译在沟通,外加比划。时间过得极快,不知不觉一圈转下来,住持拿出签到本请我签字留念,我签上当年采访比赛,写报导或专栏时的笔名。这时,我又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没有拍照。


临别,住持递上名片,还有小礼物相送。送我们到门口时,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在手机上输入一行日文,Google翻译给我们看:你们的坟墓去看了吗?我点头,希望脸上的笑容不会太怪异。


原本不想拿日本的情况跟国内做对比,多言无益,但围棋让我忍无可忍。中国是围棋的发源国,围棋史比日本整个国家的历史还要长很多。在清代国手范西屏的故乡海宁,有一条“老街”,那种无论在苏州、无锡,还是淮安、丽江,都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看着就像同一个施工队搞出来的街道。老街有“乾隆弈棋处”,有无考证姑且不谈,劣质棋盘上摆着的棋谱比五子棋都不如。我当时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动手,重新摆了一个古代座子的起手式。


另一座与围棋有关的寺庙是本能寺,这座庙以战国三杰之一织田信长出名。叛军火烧寺庙,杀死住在庙内的织田信长,史称“本能寺之变”。据传,将军落难是有征兆的。当天夜里,初代本因坊算砂在御前对弈,下出罕见的三劫循环,无胜负之局。从此,三劫循环被视为不祥之兆。


P14.jpg

这是本能寺的年轻住持在我购买的笔记本扉页上现场手书的


IMG_0416.jpg

本能寺内年轻英俊的僧人。说不定凌濛初《拍案惊奇》系列中若干关于和尚的香艳故事在日本也是有群众基础的


至此,我这一次的既定目标已经实现,余下的时间可以全心全意陪太座完成逛吃之旅了。神户吃肉,奈良喂鹿,和服拍照,都是赴日常规,不细表。值得一提的是,在奈良,太座喂鹿可谓名副其实——被鹿咬了。隔着裤子狠狠一口,没出血,但红肿直到回来后还没褪。   


P15.jpg


  • PP与劳

我喜欢手环,有机械计时装置的那种。日本可以说是中国人的购表圣地,因为曾经接近1:20的超级划算汇率,因为没有关税,消费税则可以退还,以及普遍比国内低一大截的公价,更不要说非正规渠道,但几乎可以保证绝无假货的并行店与二手店了。


在东京,第一家PP就断了念想,根本没必要费心找寻心仪的同时也买得起的款式了。听店里介绍,才知道出世纸上写名字,需要几天的时间,原因是要得到百达翡丽瑞士总部的确认,关键的问题在于不能邮寄,必须购买者本人到店自取,死心眼的日本人。


专心致志看劳力士吧,万没想到,劳力士也要在保卡上写名字,而且比PP还高级,日本是把名字印在保卡上,不是像欧洲那样现场手写。


这二年,运动款便宜钢劳缺货得厉害,非授权代理店随行就市,价格水涨船高,而正规店是不允许加价卖表的,反而便宜,前提是你能遇到。在大阪,运气不错,看到一块在国内专卖店被没好气告知“不可能有货”的新款Air-King 116900。


P16.jpg


坐下来等待刷卡,销售拿起电话拨号,接通后把话筒递给我。这是要干嘛?电话里传来标准的、亲切的中文,原来这家店没有中文销售,但商场有在日工作的国人,一旦有人买表,她负责把“规矩”说清楚。要现场撕掉保护膜,检查外观,量手腕,截表带,保卡上印购买者的名字需要时间,留下地址,大约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后寄到。个人理解,所有这些不是为了体现所谓“尊贵专有”,只是防止转手倒卖而已,当然,自用的话,也挺有纪念意义。毕竟,目前全世界能在劳力士保卡上印中文姓名的,只有日本。


有意思的是,印名字并不拘于购买者本人,理论上想印什么都可以,比如“安倍晋三敬赠”。很想试试“钓鱼岛是中国的”,只是不知道字数是否有限制。


  • 逛吃偶记

出门在外,乐趣在于拥有那种久居乡村,初次进城的无知心态,或者更无知一些,就像大城市人头回下乡一样。看到什么好吃的一定要尝尝,看到什么感觉很好吃,但不知道怎么下嘴的,一定要问问。乔布斯他老人家说得好——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清心寡欲者认为,世界上没有好吃的东西,只是难吃的程度不同而已。日本几乎没有特别难吃的东西,随便挑一家看起来香火很旺的店家进去就行了,多半不会失望。特别是居酒屋,“香火”不仅是调侃,因为烧烤总会有烟,而且会有很多人在抽烟。


image2.jpeg心斋桥著名甜品店。特意买了同样造型的灯笼挂件,挂在家里,时刻提醒:婚姻生活要慈悲为怀,给男人留条生路


在银座就找到这么一家。主干道支路小巷沿街并排开着三家店,挑了其中香火最旺的一家进去。这是一家烧鸟屋,也就是以鸡肉为主的烤串。烧烤师傅与服务生是清一色的老人家,而且会说英语。可以看到明档操作的吧台位置已经全满,只有靠墙角落里还有一个两人位。座位背后墙上贴着一张封塑的报纸,根据其中的汉字猜测,内容是防务大臣对这家店赞不绝口。一个国防部长能懂什么好吃的?所幸这是一位女大臣,可信度几乎可以提高到百分之百。


P17.jpg


对日本料理中的烧物一向兴致寡然,因为没有羊肉,就这顿而言,我觉得如果可以烤成这样,只吃鸡肉也是说得过去的享受。不要小看少少的那么几串,每串的内容都不一样,来自鸡身上不同的部位,搭配不同的调料,或盐,或芥末,或者是不认识,介绍了也听不懂的某种粘稠液体,很有潮州菜一菜一碟(酱料)的意思。看起来没多少,意外地吃得很饱。


image3.jpeg东京表参道Ralph Lauren店前。去过Agnes B、Armani、Dunhill、Vivinie Westwood开的咖啡店,RL还是第一次见到


大都会通常都有不错的多国料理,在东京原宿闲逛,找地方抽烟时发现了一家土耳其Kebab烤肉店,这是我心目中唯一可以与徐州的煎饼卷羊肉相媲美的食物。口味不错,至少比伊斯坦布尔的日本料理好吃多了,老板也像土耳其人一样轻松,爱开玩笑。


P17.1.jpg


在大阪为了吃排过两次半队。前两次分别是新进蹿红的寿司和一兰拉面,可能是几天下来胃口已然养刁,吃下来不认为排队是必须的。所谓“半次”是蟹道乐,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店是网红。下午四点多的样子,在心斋桥逛得有点累,酒店不远不近的,懒得走回去,想来个下午茶休息一下。看到这家店面很气派,门口在排队,人不多,去凑个热闹吧。很快排到,原来是拿晚餐的号牌,晚上七点半再来用餐。


IMG_0922.jpg

其实在日本吃饭,经常有种在东北脱鞋上炕、吃饭唠嗑的感觉


先回酒店养精蓄锐,几个小时后重回这家店,下午排队的地方竖起一块牌子——今天的位子已经全满,想吃明日请早。店里座位是改良型的,桌子下面有凹下去的空间,不需要盘腿或跪坐,看起来这顿饭时间不会太短,否则这家店不会有那么多游客捧场,再好吃,腿也受不了。入座要脱鞋,但不能穿店里提供的拖鞋,拖鞋是离座在店里走动时穿的。


P18.jpg


这是平生吃过的最省事,也是最繁琐的一顿螃蟹,吃海蟹不像大闸蟹那样是个技术活,食材也都处理得方便下手。前菜、火锅,最后做粥,程序不少,好在每一步都有店员代劳。现在回忆起来,具体味道已经忘记,整体感觉就像先在香港西贡吃了一顿米其林二星的海鲜酒家,紧接着又在越南头顿吃了一顿海鲜火锅。


P19.jpg


要说最怀念的,是在大阪入住酒店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门脸很小,日文汉字招牌看着很是怪异,“专科”这个词,似乎跟“门诊”放在一起的机会更多。


P20.jpg


店内的装修与门口给人的印象截然相反,华丽、繁复,细节充盈。只有一个很有风度的老爷子在操持,我认为老人家头上那顶帽子是整间店风格的亮点。


老爷子几乎没话,煮咖啡,做三明治,上咖啡时不忘把褐色砂糖罐子移过来。如果不是语言不通,我很想跟他聊聊滚石乐队的《Brown Sugar》。这家“咖啡专科”承包了之后几天在大阪的早餐,每天透过玻璃窗,都能看到对面有年轻人在排队等一家店开门。忍不住好奇去看看,Google品牌得知,那是川久保玲的店。


P21.jpg

注意后面的电视荧屏,日本人很关注冬奥会,老爷子也不例外


出门多了,总有一些经验傍身,比如机场吃饭很贵,火车站附近通常很乱,旅游景点附近最好谨慎消费,而这些经验,在日本基本用不上。


某天从京都清水寺下来,基本上就挪不动步了,每家店都想进去转转。中午时分,还在一家规模不小的瓷器店里选茶壶。这家店楼上有餐厅,就不另找地方吃饭了,来份定食对付一顿吧。


P22.jpg

足够两人食,不记得价格几许,只知道很便宜,因为如果贵的话,我不会忘记

P23.jpg

吸烟室很雅致


虽然有心理准备,这份盒饭的精致程度还是出乎意料。上网搜索一下,这家看起来就像是旅游景点接待旅行团购物,售卖纪念品,顺便供应团餐的店面,原来是一个著名清水烧品牌的总店,楼上的和风定食也备受好评。


挑了两套茶具,家里和办公室各一。一向对神乎其神的各种茶具的讲究套路没啥好感,清水烧用下来,感觉至少值回价格,非常实用的一点,内壁手感很滑,清洗方便,的确不容易粘茶垢。


P24.jpg


因为没有攻略,行程与回忆都很凌乱模糊,只有感受是清晰的。仔细想想,和之前所有的旅行一样,总有遗憾留待下次。没有去镰仓,我虽然一集《灌篮高手》都没看过,但昭和棋圣吴清源的不败十番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没有去北海道享受雪中温泉;没有去奥特莱斯;没有选择樱花季去日本,因为机酒便宜,因为不会有那么多人,因为时间安排身不由己。在写这篇小文期间,京都的樱花已开,有人说“这个季节离开京都,是对生活的不负责任。”


无论有没有樱花,日本还是那个日本,总有刘郎再顾之时,风景依旧。█ 


P25.jpg


微信solgen-03.jpg

作者推荐

相关阅读

已有 8条评论

评论

<< < 1 > >>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隐私权声明招聘信息表态官方微博

版权所有:表态网 备案号:沪ICP备14000117号-1rss

友情链接: pclady腕表 盛时网财新Enjoy雅趣新浪时尚新车评网搜狐奢侈品

CTIME表态网  

GMT+8, 2015-6-15 10:24 , Processed in 0.107544 second(s), 1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