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态课堂】万国教我装手表,我教万国喝琴酒

  • 作者: Daniel Xu 2019-07-09
  • 评论0
我还清楚地记得,万国邀请我去总部参加Watchmaking Workshop之后还要给他们上Gin Workshop后,我马上兴奋地和帆总说了,他和A哥得知后立刻说,回来后一定要把心得分享给大家。那时应该还在2月中旬,我也不知道这3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然而终于是等到了,5月27日,我清晨6点就起床了......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Daniel Xu(新浪微博:@Dani老丹

餐饮从业者,灵魂调酒师,长居瑞士,对万国表有特殊的情谊。人7交友俱乐部主席,对西餐、洋酒、极端金属有独特的品味和见解。


█ 我还清楚地记得,万国邀请我去总部参加Watchmaking Workshop之后还要给他们上Gin Workshop后,我马上兴奋地和帆总说了,他和A哥得知后立刻说,回来后一定要把心得分享给大家。那时应该还在2月中旬,我也不知道这3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Agenda.jpg


然而终于是等到了,5月27日,我清晨6点就起床了,和太太的姐姐Lucienne以及我酒吧的合伙人Andreas以及他太太Maria开车杀向了沙夫豪森。我们7点30分碰头后出发,还非常紧张地咕哝着:“哎呀,不要上班高峰给堵迟到了”。然而,现实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我们一路畅通无阻,8点05分就到了万国总部门口,面面相觑,因为和万国约定的是9点整,可真够守时的,非常的瑞士了。我们在城里晃了晃,喝了杯咖啡,又看了一下今天的流程,8点55分准时回到总部门口。


maxresdefault.jpg


客服服务运营经理Gian Marco接待了我们,先带着参观了下整个售后Customer Service部门,期间不允许拍照,我大概描述下整个流程是怎样的,抱歉啦!


ea820378cb284a08cfedcb4016721a04.jpg


万国在收到需要保养或者损坏的表后,先送去登记部门做登记。所有的表都要在摄影棚拍照,拍完后送去一个小房间里做详细检查,看看问题出在哪里,再把表拆成表壳(面盘)和机芯两部分,分别送去机芯保养部门和表壳(面盘)保养部门。


机芯部分为四大组,分别是Manufacture(表的价格在8,000-30,000瑞郎之间),Vintage(怀表以及凡是30年以前生产的表都会划分到这一组),Standard(表的价格在8000瑞郎以内),Complication(以万年历为基准,这点的划分和PP倒是一样的)。我们分别参观了这4个大组。


Vintage组


Vintage组给我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一位老爷爷给我看了他正在修复的一块怀表,令人惊叹的是他拿出个小长木盒,对我说:“你看,之前的零件都有备用的,绝大多数情况都能找得到,凡是极个别的零件没有的,我们就想办法自己做出来,如果当年的珐琅盘坏了,就用现在万国的低温漆面技术再做一块,几乎能乱真。每个大组的常驻人数是10-12人之间。两年前万国开始研发一套内部的保养维修准则系统,就是任何一块表和其零件都有数字资料记载,在制表师桌子上的一块平板电脑里面(非常德国)。


037c4efeda03d32e9e6f159a9ef1c69b副本.jpg

万国珐琅表


一切保养和修复都有统一的流程,细致到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张打印出来的纸,上面各种编号和零件图案,零件必须要摆在相应的图案上面,零件外面还有不同颜色的圈,绿圈代表着这个零件没有问题,黄圈代表这个零件需要保养,红圈则是这个零件已经损坏需要替换,不但零件都有编号,连修复工具都被一一列出和标识应该用哪种尺寸的螺丝,应该放在桌子的哪里,真的是了不起!


IWC-HQ-Final-Assembly-002-copyright-Marco-Scarpa.jpg

不好意思,不让拍


Marco补充道,这套系统研发的初衷是:之前不同制表师都用自己的方法去修表,偶尔会导致进度不好控制和其他一些负面的后果。这套系统还有追踪在保养/修复中钟表状态的功能,比如一块表半小时没有动静,立刻就会被发现然后追踪发生了什么事导致这块应该保养的表半小时没人管(当时我听了差点笑出声来,简直是血汗工厂)。


Marco可能注意到了憋着笑的我,他义正言辞地说:“我们已经把这个系统介绍给了积家,你们可能知道,法语区的制表师本来就没有我们这里那啥(你们自己脑补),自从他们慢慢开始使用这套系统后,客人取表的时间应该是提早了近30%。(我真的佩服自己是憋笑好手,你们很难想象我那时脸都憋的通红)。


表壳保养部门


之后我们去参观了表壳保养部门,表壳拆下来后要经过打磨,抛光等等工序。这里我们还有幸看到了传说的补金部,万国对于比较严重的磕碰,都不会选择换壳(最后是消费者买单)或者重度抛光(把金子抛没了,表抛瘦了),而是用镭射补金。说罢,那个补金师傅拿了一个训练用的壳(材质我忘记问了),对着桌子咣当一敲,给我们看:喏,这个坑大不? 然后他把壳拿右手,左手拿了根金属线,线叠在坑上面,我们从放大镜里看到噼里啪啦一阵火花闪过,壳的表面就鼓起了一个小包,补进师傅把袖子一撩,拿起锉刀,大概锉了10几秒,摸了下给我们看,我拿目镜观察后脑海里浮现出来四个大字:神乎其技!我根本找不到那个坑在哪里,简直神了,若非亲眼所见,实难相信!


s-l1600.jpg


表壳组装部门


然后是表壳组装部门,可以看到师傅是怎么熟练地组装机芯壳面针的,据说像葡计这种程度的表,只要17分钟(当然,组装时间都是遵循这套标准的),最后一个部分就是把组装好的表做最后的调校(防水防磁等等)。参观完后我心里想的是,这个部门的重要性似乎都不太被重视,要知道去门店买表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步骤,在钟表陪伴你的过程里,Customer Service部门反而是最重要的一环,万国把这一环节做的如此出色,作为消费者,真的应该放心和安心了。


万国教我制表


接下来去到3楼准备开始Watchmaking Workshop,接待我们是一位很年轻的制表师Thomas,他只有23岁,但是从15岁就开始学习制表以及维护保养了,他目前的工作是飞全世界做培训,他去的最多的是中国,还和我抱怨说其实他最想去的地方是日本,但是老大还是不断把他派去中国。他说完后,我们感到背后两道冷光,不用说,一定是来自Marco的。Thomas介绍说,今天给我们安排的课程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没有过只有4个人的小班,授课地点并不是对外的会议室,而是真正的内部培训人员参加培训的教室。


IMG_1255.jpg


早上的任务是拆解和组装一代传奇手动机芯98xxx,为什么是xxx呢?是培训专用的意思。然而关于这个机芯的故意远不止此,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在我写的万国葡萄牙的文章里(请参:知道这些才算入了葡萄牙系列的门!)有提过万国曾经给Revolution做过一块限量10块致敬大葡萄牙的手动限量版,没错,就是这个机芯:982000,温故而知新嘛。


44422293_329007861245639_3903886443243896274_n.jpg

Ref.544001 Revolution 10周年纪念版


402a3295746c8931f29330bf3aaa8788.jpg

传奇手动机芯98xxx


IMG_1289.jpg


我们就一步步按照大屏幕上的指南,一一学习各种工具的用法,然后拆除夹板,观察轮系是如何运转的。


IMG_1264.jpg


直到摆轮,Thomas喊了停,他说:“按照对外的培训班,到这一步就结束了,再装回去就好,然而今天我们继续拆下去,拆他个片甲不留,不过游丝摆轮这里我帮你们拆,不然后果很严重”。他拆完后放在一边继续指导我们如何拆除擒纵叉直到光溜溜后再一步步让我们装回去。


IMG_1278.jpg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手表组装也是这个道理,刚刚顺顺利利拆下来的东西突然变得陌生无比,擒纵叉要怎么放,轮系中间的轴眼要对准等等等,都极其考验着耐心。最后全部装回去后,再放上调表仪,观察走得准不准,再通过微调快慢针来校准。


IMG_1283.jpg


突然,安静的教室里传出一声:咕......抬头一看,哇,不知不觉已经12点05分了!我们收拾收拾去外面吃午餐。在午餐餐桌上,我们得意洋洋地说,还算准时吧,也不是很难嘛!


Thomas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说:"早上这个只是热身而已,下午的才是挑战”。我追问,他却笑着避而不谈。


IMG_1298.jpg



期间他给我们看了他的unique watch——一块万国手动葡萄牙。机芯正是我们刚刚组装的982000!然而打磨和各种配置则是肉眼可见下过一番功夫的,这是他从万国制表学校毕业时的作品,他一共花了130个小时在机芯的打磨和调校上!我暗自感叹,不得了了不得!真的是漂亮!




在谈笑风生的1小时午餐时间后,我们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教室,急吼拉吼地想要看看之前说的挑战是个啥。


“这回是自动机芯了”,只见Thomas笑眯眯地拿出了一块带盘面的工程师机芯80110。自动就自动,有什么大不了的。“下午这堂课的内容是不对外开放的,这个80110机芯的拆解和组装是他们内部自己制表师必须通过的考试之一”,Thomas告诉我。


IMG_1305.jpg


他抬头指着大屏幕补充道:因为是内部教学,所以没有和早上一样的一步步来的PPT,取而代之的是你们之前在Customer Serivce部门看到的那个系统里的关于80110机芯的资料。他随后解释道,不要慌,我们今天没可能把这个机芯拆个底朝天,但是可以把自动部分给研究透彻。


IMG_1314.jpg


我心里暗暗叫苦,不会是让我们拆啄木鸟吧?Thomas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思似的,马上说:“下午所谓的挑战就是拆解啄木鸟系统,其中的2枚螺丝是倒数第三小的,还有一片薄如蝉翼的弹簧连接啄木鸟运动的,我给你们一个大图,祝你们好运,有问题问我就好”。


IMG_1320.jpg


IMG_1307.jpg


说实话,我当时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已经有点模糊了,只记得我不断问自己:好端端的你把啄木鸟拆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IMG_1316.jpg


最难的地方先是固定那片弹簧,因为只要稍微一用力,两支啄木鸟中的一支就弹起来,还要夹回去再重新固定好,往里面放弹簧片。没记错的话,我花了20几分钟在这一步,实话实说,我是靠运气装好的,就是正好掉进了两只啄木鸟的区间,就这么装好了,要让我再装一次,怕是怎么都不行了。


IMG_1317.jpg


Thomas路过说:哟,不错哟,拧螺丝的时候小心一点,别碰到了,不然不是前功尽弃的问题,而是生不如死了。


IMG_1319.jpg


我们分到了据说是抽屉里倒数第二细的螺丝刀,我听从建议,镊子夹螺丝不夹头而是夹身体,这样就不会因为用力而弹飞。问题是,螺丝的身体太短太小了,最后我恼羞成怒地夹了头,一夹,biu~,螺丝就不见了......


IMG_1322.jpg


我很丢脸,又不敢说,想应该找得到吧,结果是我太天真了,摸遍了整个桌子都没有,我摸地板的时候,Thomas说:你撅着腚作甚?我说螺丝没了。他似乎早有准备,打开一个塑料盒给我说:“随便拿,不要紧张,慢慢来”,终于又花了20分钟时间把3颗螺丝都装好了,长吁一口气,真的好难!就这短短的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我就已经吃不消了,真是打心底佩服这些制表师能日复一日地在桌前辛勤工作,真的了不起!


IMG_1328.jpg


我教万国喝琴酒


这一天的最后的一环就是Gin Workshop了。(更多可点击丹哥之前写的琴酒入门全指南


DSC00009.jpg


我们去了他们的Rooftop Terrace给客户服务部门的员工讲课,一共选了13款特别的琴酒,从genever,old tom, compound, London dry, dry ,barrel aged 到new western dry gin。口味从肉桂,可可豆,清酒,樱桃,杏仁,椰子,绿芥末到圣诞布丁。


IMG_5670.jpg


大家一开始还比较拘谨认真听课,到后面喝得有点多之后,就开始熟络了起来。员工国籍来自很多地方,有澳洲,威尔士,芬兰等等,都很喜欢万国的公司文化。最后部门总监甚至送了我们两套制表制服作为感谢。


IMG_5682.jpg


IMG_5685.jpg


Gin workshop结束后,我们一行在天台,制表教室,总部门口一一合照留念。




在回去的车程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万国呢?之前的种种原因是历史、表款、技术啊等等,但是有了今天的经历,我有了新的答案——万国表背后的这些可爱的人,感谢你们默默无闻的辛勤努力,给我们这些表迷带来了无限的快乐,谢谢!



1545036576180071663.jpg

 
  • 已有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