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态专访】独家专访芬兰独立制表师Kari Voutilainen

  • 作者: 珍妮花 2014-07-10
  • 评论19
来自芬兰的独立制表师Kari Voutilainen曾创作出首枚十进制的三问表Masterpiece 6,也凭借 The Observatoire荣获2007年度GPHG最佳男装表奖项。日前,我们也终于有机会在上海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 本文内容版权归表态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编.png珍妮花(新浪微博:@ctime珍妮花

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传理系,师从锺泳麟先生,对现代腕表见解独到,在中国两岸三地各大媒体发表钟表评论数年。


█ 出生于1962年的芬兰独立制表师Kari Voutilainen毕业于著名的Tapiola制表学校,并在瑞士WOSTEP(钟表师培训及教育课程钟表学校)进修高级制表。他任职过帕玛强尼制表厂,任教过WOSTEP,在2002自创Voutilainen品牌进行古董钟表修复与钟表制作,并在2005年成为AHCI(独立制表师协会)的候选会员。他曾创作出首枚十进制的三问表Masterpiece 6,也凭借 The Observatoire荣获2007年度日内瓦钟表大奖(GPHG)中的最佳男装表奖项。今年四月,Voutilainen与数位卓越的独立制表师包括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佛)一起给表态网发来贺辞。日前,我们也终于有机会在上海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Kari Voutilainen首创的十进位三问表:Masterpiece 6


表态网:您方便透露Voutilainen的年产量吗?将来对年产量有什么计划?
Kari Voutilainen:我们大概每年生产40到50枚腕表,以后会做更少一点。因为我们的表全部自行生产,我们有6款新作,我们有独一无二的作品。我是一个制表人,对做成百上千的产量没有兴趣,因为已经有许多的表厂在这样做。如果我也这样做,那肯定会损失质量,我的表也就不会那么特别了。我们讲究手工,也的确追求工艺,所以坚持做不能轻易复制的东西。今年能够产这么多,是因为去年巴塞尔上展出的一款表当时就收到了二十枚的订单,同一款表做起来相对快些。


表态网:您会对作品限量吗?
Kari Voutilainen:我有的产品限量只有6枚,有的20枚,有些不作限量,但事实上也都是非常少,因为我们产量就这么多。


手工制作的产量及稀少的Voutilainen腕表


表态网:可以告诉我们您的表厂现在有多少员工吗?他们都是制表师傅么,是否有人负责市场和销售?
Kari Voutilainen:(表厂)现在一共15人,我们有两位负责操控机器生产零部件,有两位负责打磨完善,有一位女士负责表盘,我会带着六个人每天制表及组装表,而我是唯一制作三问表的人,我用很多时间做表,老实说,我基本自己负责工坊,负责客户,是有点辛苦,但我们很小,我喜欢这样的工作。


表厂员工合影,Kari介绍中间那只猫负责表厂的保安工作


表态网:我们听闻您曾执教于钟表学校,请问将来您还会带学徒吗?
Kari Voutilainen:我们一直有带,人们会来我们工坊体验学习,此刻也有一位会在我们这儿工作一个月,他们中有制表师也有学生,常常来我们这儿。


表态网: Voutilainen每只表的表盘都印写HAND MADE,我们想知道哪些部分您会用手工处理,哪些部分交由CNC(高级数控机床制作)?您认为有一天机器可以完全取代人手制表吗
Kari Voutilainen:我们从头开始讲吧,当我们做一枚机芯或者是表盘,需要非常准确的概念,我们会先在电脑里画图纸,图纸会详尽到其中的零部件,然后我们就用CNC生产出基本的元件,然后我们就要开始着手调整了,不过是用人手操纵小型的机器进行切割等等,这个其实和从前人利用水力的概念是差不多的,但机芯表壳的成形之后,我们还是要用手进行打磨调校,把所有的表面、边缘用人手仔细打磨。
机器可以取代人手,没有疑问,机器可以快速生产腕表,而且看上去还不错,但问题是没有人手介入的腕表,经不起推敲与品味。实际上CNC作为工具已经是钟表行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只是对于我们而言,除掉CNC的工作,我们还有许多的后续工作要花费大量时间完成。


图中左边两枚是已打磨完成的机芯,右侧一枚是还在打磨中的机芯


表态网:请问您的表壳、表盘、指针是否全自产,还是有单独的供应商?如是后者,能否透露谁是供应商?
Kari Voutilainen:指针我们自产,通常我们用金指针,先用机器切割成形,然后我们打磨。但有时材质或者形状不同,我们要另外开模,所以指针做起来是耗时的,做一枚指针我们要用上一整天。表壳我们从拉绍德封的Les Artisan Boîtier LAB购买,他们也给其他品牌提供表壳。表盘我们自己做,因为我们刚刚买下家门口的表盘厂Comblêmine SA,第一时间分享给你们!


Voutilainen自制的指针很特别,做一枚指针要用上一整天


表态网:您参与了不少其他品牌和朋友的合作,请问目前这类合作项目的投入与自己品牌相比,大约比例多少?
Kari Voutilainen:从前的确会和许多朋友合作,但现在自己的工作已经非常多,分身泛术了。


猜猜看,这世上到底有几位Voutilainen?


表态网:若是表迷想买第一枚Voutilainen,您会推荐哪枚?为什么? 
Kari Voutilainen:我会推荐使用28机芯(Voutilainen自产芯Caliber 28 )的表款,我认为它们是优雅的日常佩戴款,简单的三针,我们可以提供漂亮色彩的盘面,当然我们也生产复杂款,也许他们将来会喜欢。但我们一年只能生产40到50枚,所以我只能专注于目前所做的,没法同时生产许多种时计,目前能提供的还有陀飞轮、GMT,GMT我也推荐。使用28机芯的款不限量,顾客可以有许多选择,比如37或39mm的表径、3种不同镌刻花纹的表盘、针可以选,颜色可以选、时间刻度也可以选,不过表壳和表耳不可选,价格全部一样,72,000瑞士法郎不含税。唯一例外是表态网某位表友订购的铂金壳款,81,000瑞郎。


Kari推荐的使用28机芯的Voutilainen腕表,有不同表径和花纹供选择


表态网:最后一个问题,中国的表友如何买到您的腕表呢?
Kari Voutilainen:中国的表友可以通过谷德威商行(GOODWILL TRADING SARL)购买。


采访结束后,我们与远道而来的Kari Voutilainen以及表态网用户@瑞士任 先生共进了愉快的晚餐,席上Kari透露他的下一枚新作包含着他个人的第四项专利,盘面上有八枚指针,不是计时追针。具体是什么呢?诸位表友发挥智慧大胆推测吧!


 
  • 已有 19条评论
  • 回复
  • 表王
  • 2014-07-11 10:10
  • 敬佩独立制表人的坚持
  • 回复
  • smoon77
  • 2014-07-11 10:25
  • 简单的小三要50好几个...确实辣手!

    惟一对其水滴耳表示不舒服:)
  • 回复
  • avr
  • 2014-07-11 10:49
  • 拥有独立制表人作品的表友,除了实力也是向钟表人致敬。



    每年这么小的产量,养活那么多人很难,他们的坚持值得敬佩。
  • 回复
  • reverie
  • 2014-07-12 00:25
  • 是哪位大哥买了PT的?
  • 回复
  • 珍妮花
  • 2014-07-12 13:18
  • reverie: 是哪位大哥买了PT的?
    我知道,但是未经本人许可我也不能说。
  • 回复
  • 老表迷pp
  • 2014-07-13 07:00
  • 很特别的独立制表人,作品耐看,价格公道